热门排行
最新资讯

需高度重视“老区”的稳产与发展

发布日期:2019-03-05 浏览次数[] 文章来源:未知

  截至目前,我国本土的油气勘探成果与实物工作量大体正相关。近十多年来的油气储量“增长高峰”,平均每年新增储量是“七五”“八五”期间的两倍。每口探井探明的油当量和“七五”“八五”期间的大体相当。高峰主要是依靠加大投资、增加工作量实现的。依靠科技进步,克服资源品位下降的困难,取得这样的效益很不容易。但是,通过减少重大决策失误、清除贪腐等提升效益,还有很大的空间。要更好地发挥市场这只“看不见的手”的作用,继续完善石油企业现代管理制度。一是,进一步健全产权制度。转让矿权和储量要依法、公平、透明操作。防止投机行为,防止国有资产流失,防止贪腐窝案发生。二是,通过技术民主实现科学决策。可以从以往工作的“后评估”入手,认真总结经验教训,完善决策程序和制度。三是,成为创新的主体。“将生产要素,合理的重新组合,以提高生产效率和效益。”大力支持科技创新,对失败采取宽容态度:对成果评审要严,实践检验为主,专家评审为辅,建立评审责任追究制度。四是,完善干部选拔任用制度。建立用人失误责任追究制度。
 
  增产提效是一个长期攻坚克难的过程,加之我们是在低“储采比”下向前发展,因此,强调提效的同时仍然要保持足够的投入,避免重陷上世纪80年代“找米下锅”的窘境。近期全国原油年产量骤降,从2015年的2.15亿吨跌到2017年的1.92亿吨。国际油价暴跌,油公司关闭部分油井,主要是经济因素减产。石油上游业具有“长周期”的特点,“低油价”时期工作一旦中断,今后恢复和发展将会付出更高的成本。国家应设立“石油勘探开发基金”,在困难时期反哺石油业。资金可以来自“低油价”时期国家进口石油节省的价款;“高油价”时期国家征收的“特别收益金”。
 
  油气田产量自然递减是客观规律。为了减缓递减,需要采取各种增产措施;为了保持一个油区(盆地或盆地群)的稳产和上产,需要持续开拓新领域、探明新储量、建设新产能。所以石油上游业是一个“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的行业。
 
  和新中国成立初期不同,现在的工作对象不仅有新区,而且有“老区”。世界上主要油气生产国,都高度重视“老区”的稳产和发展。美国石油业的历史近160年,勘探开发程度己经很高,但近半个多世纪来,其80%的新增可采储量仍来自“老区”。当前世人瞩目的非常规油气主要产地也在“老区”里。和美国相比,我国的石油地质条件更复杂,“老区”工作和认识程度低得多,因而潜力更大。
 
  创新是勘探开发的本质。工作对象的唯一性,需要创新;手段的高效使用,需要系统创新;漫长的认识过程,需要持续创新。“老区”的勘探开发尤其需要锲而不舍的探索和创新精神。
 
  世界上每个油气区都是由多个互不相同的工作对象(地质体)构成的,突破一个到突破另一个,往往经历曲折漫长的认识过程,具有“长周期”特点。一些百年油气区至今仍在如火如荼地进行勘探开发。美国的页岩油、气,加拿大油砂油等都是经过几十年艰苦攻关才实现商业开发。我国情况差不多:鄂尔多斯盆地开发历史已110多年,而快速“增储上产”则是近二三十年的事;四川盆地勘探近80载,气田越找越大;渤海湾盆地,鏖战60多年,产量高峰迭起;近期兴隆台、牛东、河西务等重大发现,无不是三四十年坚持勘探的成果。在认识过程中,人们多次经历“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境地。美国石油地质家P.A.笛克在回顾美国石油业历史时,也有类似的感触:“在一个老油区运用老思想很少发现大量的石油,在过去的年代里,有时我们曾经认为无油可找,但实际上是我们缺少新的思想而已。”
 
  在我国,石油法律体系不完备,政府主管部门频繁变动,工作连续性受损,“老区”工作成了薄弱环节。个别“老区”,如松辽盆地、大庆长垣油田产量递减,而其外围的储量、产量接替不上,造成了全局被动。企业可以因各种原因放弃“老区”,但是国家层面决不能干“猴子掰包谷”的事。

上一篇:沈阳都市休闲农业不断发展 下一篇:部分领域潜在风险仍需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