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排行
最新资讯

沈阳故宫和大帅府的连接地通天街

发布日期:2018-09-20 浏览次数[] 文章来源:未知

    沈阳故宫和大帅府的连接地通天街广场上,1636名身着旗袍的模特展开走秀表演,围观的人们纷纷感慨想要穿越回清朝,做一次清宫中的俏丽佳人,感受旗袍的独特魅力。
 为打造“旗袍故都”,讲好沈阳故事,沈阳举办第二届沈阳国际旗袍文化节,将古典与现代时尚结合起来,用“旗都”“旗迹”“旗魂”三个篇章诠释了盛京旗袍的内涵。
  沈阳故宫博物馆副馆长李理说,旗袍是中国女性的传统服装,由满族女装演变而来,因满族曾被称为“旗人”而得名。
  据介绍,本届旗袍文化节“旗都”这一篇章的服装风格以1636年为历史背景,以皇家礼服为主要展示内容。李理说,从皇太极于明崇祯九年(1636年)称帝,国号清,建元崇德,定都“盛京”开始,法定服装“旗袍”从此成为皇宫内动人的风景线,盛京沈阳也最终成为今日旗袍的始祖。
  “旗迹”以民国时期的旗袍展示为主线,展示张学良作为东北大学校长期间梁启超、林徽因、刘半农等大师云集奉天的盛景。站在张氏帅府的楼门前,看到风情万种、尽显妖娆的民国旗袍,仿佛穿越流年,遇到那些盛京往事、传奇佳人,品读时光的味道,留住岁月的印记。
  李理说,随着时代的变更,旗袍的设计也在发生改变。“旗魂”以现代时装为主题,凸显盛京旗袍的时代感。
  现场有很多年长的阿姨参与此次走秀,她们纷纷表示对旗袍和旗袍文化有着深深的热爱。在她们行走间,那份婉约,让月走星移;那份深情,让云淡风轻。对于沈阳的文化,初教授如数家珍,对城市的热爱,则让他产生了策划“沈阳十大文化名片”的初衷。
  “我心目中有十个,有一些是能拿到国家层面的,有一些甚至应该拿到世界层面去,有的甚至堪比诺贝尔奖提名殊荣。”
  令人想不到的,第一个竟然是沈阳陨石山。大家经常见到陨石雨,日前巴西留下一块陨石六吨,说是全世界最大的一块陨石,有六吨。实际上全世界最大的一块陨石在沈阳,是九亿年前地球下的那场大陨石雨。“这是世界最大的陨石山,有200万吨。不过开发的不够好,旅游、科研等,从各角度都能再发扬下去”。
  还有初教授之前提过的、诞生于沈阳,有近400年历史的旗袍;还有唯一留下皇帝重墨的《盛京赋》,五千字的一篇大赋,是乾隆皇帝给沈阳写的;还有一个是陶圣唐英,中国有那么多的圣人,诗圣、文圣、武圣、茶圣、酒圣,没有一个圣人是东北的,但实际上有一个圣人在东北,而且是沈阳人,“唐英,陶瓷的圣人,这个应该说是特别拿得出手”。“谈沈阳的历史,可能我算是有几个谈的比较清楚的,因为研究沈阳的这些历史,我先后用了十二年的时间。”
  日前,对辽海地方文化研究颇有建树的学者型作家初国卿教授这样对中国网记者表示。
  他指出,沈阳本来有很好的文化底蕴,但后劲支撑实在做的不够,“更由于对雅文化的淡漠,造成了沈阳文化精英的外流。”
  不过,大工业的发展给沈阳积淀了雄厚的物质基础和城市文化,而新时代的沈阳正在创新实干、奋斗自强,“尽管还存在着诸多不足,但沈阳将在振兴中注入新的活力和文化”。
  鄙雅爱俗缺乏情致 沈阳文化亟待转型
  谈及沈阳独特的城市性格,初教授说:“我曾无数次地坐车走过沈阳一环、二环、三环,在四环、五环没有建成的时候,还特意跑过基本成形的400余公里的六环。然而我无论如何环跑,都是在围绕着一个中心,那就是沈阳的老城”。
  这种城市格局虽然增加了城市的中心性和聚合感,提高了作为大都市应有的宏阔与壮观,但同时也带来了相应的局限。这是一种建设成本较低,发展最快、最省时的扩张方式,但却必然要将更多的城市功能堆到市中心区域,从而造成资源配置不均衡,交通拥挤等一系列社会问题。
  这些问题致使在城市社会功能、文化形态及文化品格上暴露出严重的不足,降低了城市的精致与品位。而一些建设的短期行为和管理粗放,又造成了个体的冲动血性与群体的懒散惰性,进而“对雅文化冷落漠视,对俗文化偏爱追捧。”
  以至于今天的外地人到沈阳,沈阳人不是领着去看文溯阁,而是陪着去看二人转;还有在这座城市里并不那么抢眼的博物馆,和与之对比的豪华、大气的洗浴中心。
  评价沈阳这座城市时,初教授讲道,“这是既让你感到很有个性的地方,又是一个最没特点的城市;这里所有的事物都有始有终,但又难寻始终;它所有的一切都祼露在外一览无余,但又背景深厚神秘莫测”。
  难道爱冲动、爱烤串、爱洗澡和二人转的沈阳就没有自己的文化了吗?答案自然是否定的。
  “沈阳有悠久的历史沿革、天然的地理优势,并成就了独特的人文积淀。”初教授说。
  在多个历史交汇处,沈阳总在有意无意间扮演着中心角色。从7000年前新乐初民的制陶渔猎、祭舞雕鹏,到一朝发祥,盛京立国;从奉系霸业,汉卿易帜,到工业长子,东北中心。在这块土地上生存的沈阳人以智慧、豪迈、旷达和勤劳创造了5000年的文明和近400年的繁华,成为东北地区政治、经济和文化的中心。
  这种勇于开放,四方接纳的城市心态,让我们具备强烈的争先意识与开放豪迈,并带有纯朴的狭义之举和血性情怀。而广泛的开放行为与接纳心态,就如同在这个城市里你能看到的各种风格的穿着一样——时尚的,不足称奇;土气的,不曾蔑视。土与洋在这里形成反差,又融为一体。
  随之带来的则是,沈阳当年创造了那么多个全国第一,到头来却很少有自己的品牌;是全国最具活力城市,却在市中心矗立着一座熬走了多任市长的“最牛烂尾楼”;是全国最具幸福感的城市,却很少有人以这座城市为傲。
  “究其原因,还是因为这座城市缺少精致、更缺少情致。”更因此,初国卿一直在为沈阳的城市文化发展而努力挖掘,奔走呼号。
  “陨石山 大苹果” 初国卿主推十大文化名片
  其实,历史上的沈阳从不缺少雅文化,这里有“南三阁北四阁”中的文溯阁,有中国最大的一部类书《古今图书集成》和最大的丛书《四库全书》,有文化人的终极标志翰林府,有刊刻《红楼梦》的程伟元的刻书坊,并且与《红楼梦》关系最大的几个人如曹雪芹、高鹗、程伟元、裕瑞等都和沈阳有着重要的关联。
  还曾有张学良的定远斋,东北大学的学者群;有收藏宋元名画最多的辽宁省博物馆,善本图书最丰富的辽宁省图书馆,中国金融博物馆、中国工业博物馆,等等。“只不过这些都轻易被后人淡忘了,或是被时人忽视了”。
  也因此,初国卿近期一直在主推“沈阳应该有自己的十大文化名片”,否则造成城市的文化荒凉,将是其发展最为危险的信号。

上一篇:沈阳2018 YY粉丝嘉年华 下一篇:抖音创新形式引领科学热潮